人力资本现实例子:家庭主妇的专业化投资

2020-02-1017:02:42人力资本现实例子:家庭主妇的专业化投资已关闭评论

家庭内部的分工,也可以用经济学理论来解释。两百多年前,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鼓吹分工和交换不遗余力,他在其1776年出版的《国富论》里说:一个国家应该进口那些别人能以更低成本制造的东西。

阿雅的老公,烧得一手好菜。当初谈恋爱时,每次到阿雅家,他都要大显身手,令全家大饱口福。后来阿雅才知道,原来他特意花了大半年时间钻研菜谱,暗地里在家练习纯熟,很费了一番工夫。至于自己的手艺,阿雅则一脸惭愧。第一次在男友家中做菜,一盘炝炒的菜,费了阿雅不少工夫,结果菜端上桌,男友的父母都浅尝辄止,连阿雅自己也觉得难以下咽。为此,她在公婆家害羞了好长时间。

婚后一段时间,多半是阿雅老公下厨,他还经常教阿雅怎么烧菜才好吃。这样一来,事情慢慢起了变化。到后来,完全是阿雅下厨,老公连锅铲边儿都难得碰一回了。每次请客吃饭,朋友们赞扬阿雅的手艺时,阿雅老公都要洋洋得意地自吹自擂一番,说这手艺是他教的。这使阿雅觉得自己上了大当,免不了要细究个中的缘由。

这就是亚当·斯密提到的鼓吹分工和交换不遗余力。对于阿雅来说,既然老公他厨艺远胜于自己,就该他下厨才是,何必花费工夫教我去做菜?但在《国富论》问世40年后,又一位著名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出了本书叫《政治经济学和赋税原理》。这本书声称斯密说得不对!分工和交换要看比较优势,而不是斯密老头说的绝对优势。阿雅老公烧菜比阿雅好没错,可他的时间用在挣钱和事业上,而阿雅的工作则是一份闲差,在家的时间多,在这上面有比较优势,所以就该阿雅烧菜。这就叫做“比较优势原理”。

大卫·李嘉图认为,比较优势还只是分工的起因,分工之后,它还会因专业化投资而加强,甚至绝对优势也会因专业化而改变。在一般人眼里,投资好像就是大把金钱的投入。但在受过经济学教育的人看来,像阿雅那样用于提高厨艺的时间和精力,就是不折不扣的专业化投资。由于阿雅厨艺大长,阿雅自己老公早叹不如,不敢在阿雅面前夸耀自己炒菜的手艺,更不敢跟她比试了。亚当·斯密也提出过与此类似的原理:技艺随着从事专业工作的时间而增进。

与阿雅的专业化投资对应的是,她的老公精心经营事业,也算是专业化投资。但是受“关系特定的投资”原理的影响,阿雅与她老公的专业化投资出路却异常分歧。花时间提高炒菜技艺,自然减少了提高挣钱技能的时间。更何况,阿雅成天琢磨的只是怎样做菜才符合老公和儿子的口味。比如,儿子吃面喜欢放醋,老公闻到面里有醋味儿就反胃;老公吃炒鸡蛋喜欢嫩嫩的,做法最好是等油烧得滚烫,熄掉火,然后再放鸡蛋。如此这般的知识,得一点一滴积累,耗心耗时,颇为不易。

可问题在于,阿雅耗心耗时积累的这些知识(学名叫“人力资本”),照顾的仅仅是老公和孩子的特殊口味,一旦离开他们,便没什么太大的用场。也就是说,阿雅的专业化投资所形成的人力资本,只在自己和老公的这个特定婚姻关系中有用,离开了老公,离开了这个家,就会大大贬值。而阿雅老公呢,由于有了阿雅操持家务,相对地腾出了更多时间培养挣钱技能,扩展他的事业基础和关系网。这些东西的价值,离开了阿雅和这个家,不会降低分毫。最要命的是,这投资的价值跟有没有老婆没多大关系。

这让阿雅感到非常不平:怎么自己和老公之间,经过交换和专业化,结果却变成我必须依赖他才能从我的投资中获益,而他却不必同等程度地依赖于我?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的地位变得如此不对称了?经济学认为,这种平等而自愿的交换,互利互惠的专业分化,却蕴藏着令人很不舒服的前景:对方随时可以用出走作为威胁,对你予取予求。你对他的单方面依赖,使他有能力敲诈走你投资的全部利润。这就是家庭主妇阿雅所面临的悲惨现实。那么,阿雅怎样才能保障自己的专业化投资呢?建立牢固的爱情纽带,就是最好的方法。

  • 版权声明:本篇文章(包括图片)来自网络,由程序自动采集,著作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我们删除,联系方式(QQ:452038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