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金融危机时代的私募股权基金

2019-12-2509:52:41后金融危机时代的私募股权基金已关闭评论

王者归来:基本模式依然有效

私募股权基金,这个被誉为“宇宙之王”的传奇行业,尽管与其他金融行业一样,在金融危机中遭受了沉重打击,但金融危机的洗礼并不会使“宇宙之王”就此沉沦。如果一场风暴就能将其淹没,宙斯便不是真的宇宙之王。金融泡沫的破灭,只会让PE大军中那些随波逐流者退出,PE行业的中坚,他们还会更加稳健地前行。凯雷集团联合创始人之一大卫·鲁宾斯坦认为,“PE业正在经历自我变革,将成为‘求新的增值型资本’,专注于为旗下所投资公司提供增值服务,并在政府和监管机构的重视下变得更透明……在完成种种变革后,这个行业将成长得比2007年泡沫破裂前更加庞大和强大”,“失去黄金时代的PE,将在未来几年进入自己的白金时代”。

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是,基本的私募股权投资模式依然有效。如果给予管理者及其团队一些股权,让他们在私人企业机制下运营,同时要求在3~5年内把企业变得更好,通常企业经营效率确实能得到提高,并给投资者带来优厚回报,这是私募股权投资成功的基本逻辑。在洗刷掉流动性泡沫后,私募股权基金规模将缩小,短期内不会再有200亿、150亿美元的大基金,这将促使基金管理者更加关注投资过程中增值。如果说在金融危机之前,私募股权基金的目光主要集中在被并购目标企业可以多少倍的市盈率上市和出售,那么金融危机之后,私募股权基金将更加关注所投资公司的持续增长,也将会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提高所投资公司的管理水平,使其变得更好。

监管也是双刃剑

金融危机后,私募股权基金行业发生的另一变化是政府将加强对行业的监管。2009年10月,美国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资本市场、保险与政府资助企业分会主席保罗·康约斯基提交了名为《私募基金投资顾问注册法》的草案,在当月27日,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以67:1的票数通过。这是此前一年中递交给众议院的有关私募基金的第五份提案,作为全球私募股权最具代表性的市场,其政府监管的态度将对其他市场产生“榜样性”影响。适应这种变化,私募股权基金将更加注重向媒体和政府沟通它们所从事的事业,也将促使行业的运作更加阳光化、规范化。此前,私募股权基金曾是一个高度私有性的行业,不需花太多时间披露其运营情况,只需努力为其投资者获得高回报。但今后如果这个行业想做得更好,就必须向各级政府、媒体和公众解释其运营情况,使他们能了解私募股权基金在做什么。

私募股权基金的阳光化,也将促使这个行业更加注重为企业、为社会创造新的价值,而不是以“野蛮人”的形象恶意并购,破坏企业价值。从行业自身来说,私募股权基金行业要获得持续的发展,在全球经济中发挥更大作用,就必须摆脱掉其早年树立起的“野蛮人”和“秃鹫”声名。正如鲁宾斯坦和达安雷所强调的,“私募股权基金业务模式是购入公司、提升价值、出售获取差价,而非投机或不道德地榨取被投资对象价值”。

危机后的私募投资机会

从历史经验来看,私募股权投资的最好机会都出现在衰退之后一两年,因为那时市场已开始触底反弹,但估值仍在低谷。20世纪90年代早期和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的21世纪前几年都是这样的时刻。在此次危机中,金融市场的泥沙俱下,投资者的信心崩溃,一些具有长期增长潜力的公司,其投资价值会凸显出来,这为私募股权投资提供千载难逢的好时机。正如巴菲特所指出的,“当别人恐惧的时候,我们应该贪婪”。在危机之后,政府也急需私募股权基金这样的私人资本进入以润滑经济,减少政府在恢复经济中的财政支出。

令私募股权基金充满信心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在这场金融危机中,新兴市场表现出了强劲的抵抗力。金融危机后,新兴市场比发达市场复苏的速度更快,新兴市场出现的投资机会正在吸引着越来越多的私募股权基金的眼光。凯雷创始人大卫·鲁宾斯坦认为,“现在全球领先的私募股权基金全部位于美国,这样的情形不会持续下去,从现在起的3至4年后,全球领先的私募股权基金可能有一半在美国,另一半则将总部设在新兴市场,包括中国、印度、中东和巴西”。

投资者的态度也将是推动私募股权投资复苏的重要因素。金融危机后,一些投资者希望能够从私募股权投资中弥补其在其他投资上的损失。在美国,公共养老基金的回报率大幅缩水并且面临着资金不足的困境,世界各国的主权财富基金也都遭受了不小的亏损。在金融市场整体复苏缓慢的情况下,很多投资者希望能够找到比标普500指数或富时100指数、比市场平均资本回报率更高的投资方法,而这正是私募股权投资通常能做到的。

  • 版权声明:本篇文章(包括图片)来自网络,由程序自动采集,著作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我们删除,联系方式(QQ:452038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