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彩票的另一面

2019-12-1711:57:24经济学:彩票的另一面已关闭评论

在世纪之交,我国的彩票市场异常火爆,新闻媒体亦对彩票赞口不绝。 我们并不否认彩票作为一种集资手段的作用,但也应该看到彩票消极的一面。 这里我们从彩票对劳动供给的影响来揭开彩票的另一面。

劳动者提供劳动是为了得到工资,因此,工资水平是决定劳动供给的重要因素。 更确切地说,决定劳动供给的不是名义工资,即以货币量衡量的工资,而是实际工资,即以货币购买力衡量的工资,或者说名义货币量除以物价水平。

然而,工资对劳动供给有双重影响。 经济学家用替代效应与收入效应来概述工资对劳动供给的这种双重影响。 劳动者每天有24小时,他把这些时间分配于两种活动:市场活动与非市场活动。市场活动就是从事各种有工资的劳动,即提供劳动。 非市场活动包括家务、教育、休息这类无报酬的活动,我们概括为闲暇。 决定把多少时间用于劳动,多少时间用于闲暇的是工资,或者说每小时的工资-一工资率。低于某一种工资率,劳动者不愿意提供劳动,一般把这种劳动者要求的最低工资率称为保留工资。

在保留工资以上替代效应和收入效应对劳动供给有不同的影响。 替代效应是随着工资率提高劳动者愿意用劳动来代替闲暇,即愿意更多地提供劳动,因为这时享受闲暇的机会成本,即放弃的工资收入增加了。 所以,替代效应表明,随着工资率上升,劳动供给增加。 收入效应是指工资率越高,劳动者收入越多。 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收入越高劳动者对各种物品的需求越多。闲暇也是随着工资增加需求增加的一种。收入增加引起对闲暇需求的增加,因此,工资率提高又会使劳动供给减少。

工资率上升引起的替代效应与收入效应在相反的方向对劳动供给发生作用。 当替代效应大于收入效应时,劳动供给随工资率上升而增加。当收入效应大于替代效应时,劳动供给随工资率上升而减少。 一般来说,在工资率开始上升时,替代效应大于收入效应。 但当工资率增加到一定水平时,收入效应就会大于替代效应。

对一个国家来说,经济开始发展时,替代效应大于收入效应,劳动供给增加,这也是经济发展的条件。 当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时,收入效应大于替代效应,劳动供给减少,资本在生产中的作用更重要,这也是经济发展的结果。发达国家周工作时间由48小时减少到40小时,现在欧洲又减少到35小时,正是表明收入效应大于替代效应。 对个人来说,穷人的替代效应大于收入效应,富人的收入效应大于替代效应。

彩票对劳动供给的影响正在于它的收入效应大于任何工资率上升的替代效应,从而就减少了劳动供给。 根据美国的研究结论,在彩票中赢得5万美元以上的人中,几乎有25%的人在一年内辞职,另有9%的人减少了工作时效,在奖金超过100万美元的人中,几乎有40%的人不再工作o

当然,在彩票中获巨奖的人毕竟是极少数幸运儿。 无论收入效应多么巨大,他们对劳动供给的影响是微不足道的。 问题在于彩票鼓励一种不是靠劳动致富而是靠幸运致富的心态。 这种心态对社会有腐蚀作用。 尤其在我们这个转型社会中,普遍的浮躁心态使人们对勤劳致富望而止步,对中彩致富朝思暮想,这有利于增加社会劳动供给吗?

在北京的彩票热中,不少外地打工者、低收入者、下岗工人,不是去勤劳工作,而是把发财寄托于中彩上,成为购买彩票的主体,这说明甚至预期(但不一定得到的)收入的收入效应都大于替代效应了。与彩票有类似影响的是遗产,遗产的收入效应也与彩票同样大。 据一项研究证明,遗产超过15万美元不再工作的人数是遗产小于2.5万美元的人的4倍。 其实美国的富人早就认识到这一点。

钢铁大王安德鲁·卡内基早就说过:“给儿子留下巨额财产的父母会使儿子的才能和热情大大丧失,而且使他的生活不如没有遗产时那样有用和有价值。”卡内基把自己的巨大财产捐给了慈善机构,并建立了卡内基基金会。 许多美国富翁也把绝大部分财产捐给社会,而不是留给子孙。 我想,征收遗产税的意义不仅在于“劫富济贫”,也在于创造一种勤劳致富的良好社会风尚。

随着技术进步和生产率提高,工资率上升会使整个社会的收入效应大于替代效应,劳动时间减少是一个趋势。 但对我们这样发展中的社会来说,还是要警惕收入效应过早地超过了替代效应。超过合理限度的彩票和遗产一样会给社会带来某些不良影响。

  • 版权声明:本篇文章(包括图片)来自网络,由程序自动采集,著作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我们删除,联系方式(QQ:452038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