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买卖排污权的合理性

2019-12-1708:20:44经济学:买卖排污权的合理性已关闭评论

像环境污染这种负外部性肯定应该受到限制或消除,但美国有些地方政府却允许企业之间买卖排污权,而且还得到称赞。1992年,设在美国加州多伦斯的美孚炼油厂从加州南门以300万美元购买了每天可排放900磅有毒瓦斯气的权力。美孚排放瓦斯气的污染行为合法化了,但加州环保部门批准了这次交易,环保主义者没有抗议反对。 经济学家还把它称为治理污染的一个进步,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有些企业的生产会给环境带来污染,这被称为负外部性,会带来社会成本。治理环境污染已成为人类面临的一个严峻任务。 但既然要经济要发展社会就难免有污染,要完全消灭污染是不可能的。各国所追求的是把污染控制在一定程度之内。在治理污染上也要讲究效率,以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治污效果,或者说减少治污的成本。

外部性是市场失灵的表现之一,消除外部性是政府的职责。 政府用于治污的方法一般有两类。 一类是对污染征收税收,这种税最早由英国经济学家庇古提出,故称为庇古税。 这种税收一方面增加了生产有污染的产品的成本,提高了价格,以减少社会需求和企业生产量,从而减少生产和污染。 另一方面政府也可以用这种税收收入去治理污染。 庇古税使生产者自己承担了治理污染的成本,把社会成本私人化了。 另一类是管制,即对企业排放的污染量实行强制性限制,规定排污的最高量,超过这一规定给予重罚,迫使企业自己治理污染。

这些政策对治理污染起到了积极作用,但社会也为此而付出了代价。 能不能有一种办法获得同样的治污成果,但又能减少成本呢?买卖排污权就是这样一种低成本治理污染的方法。

假设有一个钢铁厂和一个造纸厂排出同样有害的东西。 政府规定每个厂每年的排污量为300吨,违反这一规定要重罚。 如果这两个厂要求进行一笔交易:钢铁厂以500万元购买造纸厂的100吨排污权。 这样,钢铁厂每年可排污400吨,造纸厂每年可排污200吨。 这两个厂排污总量没变,对环境的影响也没变。那么,允许这种排污权的买卖会有什么影响呢?

这两个厂愿意进行交易,说明双方都能从这种交易中获得好处。 其原因在于各个厂减少污染的成本不一样。 假设钢铁厂由于生产技术特点,减少污染成本甚高。 例如,减少100吨污染需要600万元。 造纸厂减少污染成本低,减少100吨污染仅需400万元。 当双方以500万元100吨污染权成交时,对钢铁厂而言,多排100吨污染物,节省了600万元,以500万元购买100吨排污权增加收益100万元。 对造纸厂而言,少排100吨污染物增加支出400万元,以500万元出卖100吨排污权,也增加收益100万元。

从社会的角度看,重要的是控制污染总量,这个量在企业之间如何分配是无关紧要的。 当政府确定排污总量之后让各企业按市场原则进行交易就是按市场机制来进行配置。 市场机制可以使资源配置达到最优化。 无论最初的污染总量在企业之间如何配置,只要存在排污权自由交易的市场,最后的配置一定是最有效率的。 在我们以上的例子中,两个厂的交易共有200万元的收益,等于减少了排污成本200万元,这当然小于不允许交易时的情况。

允许企业交易排污权和庇古税或管制方法的效果是相同的,都是把负外部性内在化,强制企业自己解决污染问题,即企业排污要付出成本,这就把社会成本私人化。

允许企业交易排污权不仅减少了企业为排污所付出的成本,而且也减少了政府用于减少污染的支出。 在征收庇古税和实行管制时,政府要支出大量管理费用,例如确定应征的税率,建立一套相应的管理机构,等等。 而在允许企业交易排污权时,政府可以确定一个排污总量,然后发行可交易的污染许可证(就是排污权)。各企业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购买这种污染许可证。

也可以由政府任意地把可交易的污染许可证分配给企业,然后由企业之间进行自由交易。 在用这种方法治理污染时,政府的支出少多了。美孚炼油厂从其他企业购买了这种污染许可证,尽管它的排污量增加了,但另一个企业排污量减少了,这个地区总排污量不变,环保主义者自然不会反对。在经济学家看来,两个企业都从这种交易中获益,排污成本减少了,当然是好事,值得称赞。 这样的好事。环保部门哪会不批准呢?

这个事例告诉我们,在市场经济下,政府干预也要尽力量利用市场手段来解决市场失灵问题。

 

  • 版权声明:本篇文章(包括图片)来自网络,由程序自动采集,著作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我们删除,联系方式(QQ:452038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