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做人 ,扎实为学:倪维斗院士访谈录

2019-12-2512:55:41诚信做人 ,扎实为学:倪维斗院士访谈录已关闭评论

他是一位工程院院士,在能源动力系统和能源战略研究上都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同时他也是一位教师,已经培养了博士研究生35人,硕士研究生30余人,博士后8名。所培养的学生中已有3人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他的人生几经波折,但一直心系能源,从未放弃。

【倪维斗简介】

倪维斗,男,1932年10月6日出生于上海,浙江宁波人,中共党员,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工程院院士。1950年入清华大学,1957年在苏联莫斯科包曼高工获工程师学位,1962年在苏联列宁格勒加里宁高工学院获涡轮机械专业技术科学副博士学位。1990年被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技术大学授予荣誉博士,1991年被选为国际高校科学院院士。1962年至今就职于清华大学,历任讲师、副教授、教授、系主任、副校长、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曾任国家煤燃烧重点试验室主任,中国动力工程学会副理事长,国家“攀登B”项目首席专家,北京市科协副主席,国家重点基础研究规划(973)专家顾问组成员,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CCICED)能源战略与技术工作组中方组长,教育部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1999年被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院士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也是我校热能系的教授。他一生致力于能源和动力领域的研究,在科研上成果斐然,曾获国家教委、电力部科技进步一、二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国家级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同时也培养了大批优秀的学生,其中已有三位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他的人生之路是怎样的呢?

●求学:“闯”劲十足

尽管已经大学毕业几十年了,可是倪院士回想起自己的大学生活,依然还是那样的清晰深刻。当被问到当时为什么会选择清华的时候,倪院士笑着说:“在上海待腻了,所以想出来,于是考北方的学校,最后在清华落脚。”眉宇间不减当年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豪气。

1945年抗战胜利后,倪院士回到上海,并在上海南洋模范中学念高中,1950年考入清华大学。1951年他被选派到苏联去学习,来到莫斯科包曼高等工程学校学习。作为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大批选派到苏联的留学生,在1951年出国留学前夕,刘少奇、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接待了包括倪院士在内的留学生,这也给倪院士带来了巨大的鼓舞。

倪院士说道:“去苏联的时候,由于时间仓促,除了‘我不知道’,‘厕所在哪儿’这几句必要的俄语,别的什么都不知道。”倪院士回忆说:“是一位不懂中文的苏联女教师教我们三个中国学生学俄文,那时一篇课文要念几十遍,念到顺嘴就说出来。”他说,有时同屋的苏联人对他念课文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大叫“别念了!我都背出来了,你还在念哪!”那时这些年轻的中国留学生们刻苦的学习态度和出类拔萃的成绩给苏联的老师和同学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留学5年半,为了给国家省钱,倪维斗他们没有回过一次国。除了日常生活开支和买一些书之外,他们几乎什么都不花,同时还尽可能为祖国作些贡献。中国在苏联开展览会,他们都报名当讲解员,大家还把当讲解员得到的报酬,即一块衣料换成现金上交给国家。在回国前,他把那几年节省下来的钱全部上交给中国驻苏大使馆,带回国的只是几箱书。倪院士毕业时,包括俄语在内的所有课程都得了5分。回忆起在莫斯科包曼高等工业学院和列宁格勒加里宁高工学院的学习生活,倪维斗觉得那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苏联人民友好的情谊,让倪维斗有了“苏联情结”。

●逆境:人生的磨炼

1957年,倪维斗从苏联学成回国。但是因为当时的政治环境,他虽然踌躇满志地要为祖国作一些贡献,但基本上没有机会去做业务工作。在1960年初至1962年底,他再次留苏,到列宁格勒加里宁工学院读研究生,取得了副博士学位。

再次回国后,正值年富力强的倪院士来到了清华大学燃气轮机教研组当了一名教师,踏踏实实的做事,潜心专业的研究。正当这些事情刚有些眉目的时候,席卷全国的“文化大革命”轰然而至,他的人生注定了要有一场不同寻常的历练。

“文革”爆发以后,倪院士和许多清华的其他老师被下放到江西农村鲤鱼洲原是改造犯人的围垦农场进行劳动改造。这些本来应该在实验室推进科技发展的中坚力量却被安排到农田里从事高强度的劳作,“腰一天到晚都是个直角”。对此,倪维斗却乐观地说:“活了30多岁了,还没有像样地干过农活。反正是非要改造不可,也应该改造改造。”正是抱着这种乐观甚至天真的想法,倪维斗自觉地投入了艰苦的劳动。

而正是这一段逆境的磨炼,磨砺出了倪院士坚强的意志,磨炼出一股韧劲,乐观向上的心气儿不仅没有因为苦难消减,反而日益扎根在倪维斗日后的工作、学习和生活中。

●贡献:三十年的厚积薄发

1978年,当科学的春天来临的时候,倪院士已经46岁了。回首二十余年的蹉跎岁月,倪维斗痛心疾首。他感到时间已经很短了,再不努力做点工作,就要辜负了这一生,也辜负了国家、人民的培养。

1978年倪维斗任清华大学燃气轮机教研室主任,埋头一干就是六年。六年间,他带领教研室的其他老师心无旁骛,艰苦奋斗,专心搞科研,为我国的动力事业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一提起那个时候的情景,倪教授就显得十分的兴奋,依然被当时的豪气和干劲所感染。他说:“那个时候,一心想把我国的动力事业搞上去,为祖国的发展添一份力,其实,也真倒没觉得苦。”后来倪教授当上了热能系的系主任,统筹科研和教学,对教学也有了自己的体会。作为本科生,在热能系开的能源动力系统概论课上,我们有幸见识了倪院士的教学风采,渊博的知识、专业的认识和满腔的热情都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同学们甚至从学期开始就每天期待着倪教授的课。他的风采,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热能人,为国家的能源事业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

●责任:放眼能源战略

倪院士一直也非常关注着我国的能源战略问题。特别是在自己已经步入晚年时,随着科研工作的不断深入,有多年技术背景的他确确实实感到中国能源与环境问题的严重性。他还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到目前为止,我国还没有一个完善的、全面的、具体的能源战略安排;宏观战略和政策的研究比一个设备的微观传热过程的研究更为重要。因此,倪院士在近十年来逐渐从能源、动力方面的微观研究过度到能源战略与系统的宏观研究。“总量需求巨大、液体燃料短缺、环境污染严重、温室气体排放、城镇化能源消耗增加……这些都是我们面对的很大的能源问题”,谈到我们的能源现状时,倪院士满腹担忧。

对于应对策略,倪院士还是认为应该从节能做起,并且深入探讨“资源能源环境一体化能源系统”的设计与实现。另外也要发展可再生能源,但是不能盲目的投入。“煤在现在和未来都将是中国能源的主力,可再生能源要努力发展,但在近20至30年难以解决我国能源的主要问题”。我国风电在装机容量和制造能力方面发展快速,倪院士特别表明:“现在到了认真总结和稳步前进的阶段。我不是给风电泼冷水,我是说实话。风电这些年发展教训很多,由于国家政策的不配套,很多企业一哄而起,盲目投资发展,导致浪费损失很多。”倪院士总喜欢讲真话、实话。同时,他也不忘“教育”我们:“你们年轻人,腿脚好,去上课别老用电梯。四层以下,都爬楼梯。要知道,电梯运行一次,至少要消耗掉14克煤!我要不是老了,爬高点腿就疼,也会这么做。还有你们宿舍,听说11点断电以后,总有人忘记关灯,早上电来得早,造成无谓的浪费。”我们听了,心里愧疚得不知道该怎么缓解,这些生活的细节往往最能触动我们的心。倪教授好像看出来了,微笑着说:“没关系,从现在开始做,就好。”

他又语重心长地嘱咐:“你们这一代正赶上能源的大发展,作为一个清华人,特别是热能人,一定要为能源事业做点事情。”

●教育:培养更多的高质量人才

除了科研,倪院士在教育方面也有着突出的贡献。他已经培养了博士研究生(已毕业)35人,硕士研究生(已毕业)30余人,博士后8名。所培养的学生中已有3人成为工程院院士。对我们这些刚入门的热能人,倪院士也参与概论课的教学,给那些还在迷茫中不知向哪的孩子一些启发,一点方向,很多信心。院士要给我们上课呢!从大一刚入学开始,师兄师姐们就迫不及待地向大家介绍这门概论课,我们也迫不及待地期待着概论课上倪教授的身影。

倪院士说:“培养高质量人才是衡量办学水平的最重要指标。”总结多年的教育经验,倪院士认为,作为一名清华热能人,应该“更加热爱我们的能源事业,朴实无华,当老实人,做老实事,不随波逐流,不唯上、仅唯实,努力创新,在已有的基础上多作贡献”。这也印证了我们清华行胜于言的校风。特别是在当前普遍心态比较浮躁,急功近利,凡事讲究包装和宣传效应甚至是学术造假的大环境下,倪院士的这种人才培养目标就更显得难能可贵了。这也许也是倪院士门下人才辈出的原因吧!

对于我们这些后辈,他也希望我们能够做到诚信待人,行胜于言。院士说,清华一直有着好的传统,这些传统都曾让倪院士自己受益不少。现在清华即将成为一家“百年老店”了,我们后辈更应该保持诚信品质,这也是做人之本。只有这样,才能使清华的精神流传下去,迎来第二个、第三个乃至更多个一百年。

  • 版权声明:本篇文章(包括图片)来自网络,由程序自动采集,著作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我们删除,联系方式(QQ:452038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