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的根源:金融危机产生的原因

2020-01-2512:44:34金融危机的根源:金融危机产生的原因已关闭评论

历史上发生的重大金融危机有很多,仅仅在最近的20年内就有国际债务危机、墨西哥金融危机、亚洲金融危机、2000年美国高科技网络泡沫危机等。历史上的郁金香狂热可以归为债务危机的行列,南海泡沫则是股市危机,大萧条则是一次系统性的金融危机。但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可以从中找出一些规律性的东西,这些规律性的东西有助于更深入地探讨为何金融危机如此频繁地爆发。

下面我们来探讨下金融危机为什么会爆发?

在金融学上,一般认为是“金融的脆弱性”导致了金融危机的爆发。那么,什么是金融的脆弱性呢?脆弱者,脆而易折、弱而易毁。金融业高负债经营的特性决定了金融业的高风险,因此相对于其他行业来说,金融业经营失败的可能性更大,这是金融业天生的特质,也是金融业的“阿喀琉斯之踵”。一般而言,如果一个国家或地区存在以下现象,则表明该国的金融体系正变得脆弱:贸易逆差大、政府赤字大、国际热钱流入增多、汇率高估、通货膨胀加剧、短期外债规模大。

以银行危机为例,银行的自有资本金一般不足10%,其他90%以上的资本都是靠吸收储户存款的形式借来的,所以银行从一成立就是“资不抵债的”,这表明银行在成立的第一天起就是“脆弱不堪”的。因此,即使银行的经营状况良好,仅仅因为一些纯粹的谣言而引发的“挤兑”也能把银行逼上绝路。而且在银行的日常经营中,银行在贷款之前对借款人的资信状况、信用状况和借款项目的风险状况有所了解却又不是很了解,在贷款之后又难以对借款人实施有效的监督,这又进一步加大了经营的风险;而且在利润极大化的刺激下,银行往往会冒险从事一些高风险的业务,使得银行的脆弱性进一步地积累。此时,一旦银行发生巨额亏损,储户前来挤兑,银行的破产、倒闭、清算就再正常不过了。

需要注意的是,金融脆弱性的存在并不必然导致金融危机的爆发,只有在金融脆弱性积累到一定程度、在一根合适的导火线出现之后(如某一家银行的倒闭),金融危机才会最终爆发。一般而言,一个国家或地区的金融体系越脆弱,人们就越觉得它会出问题,因此防范金融体系崩溃的警觉性就越高,金融危机发生的可能性就越大,从而人们就会想方设法以各种方式来避免自己遭受损失,由此使得金融体系愈加脆弱,致使陷入自我强化的恶性循环当中。

但是,仅仅将金融危机爆发的根源归结于金融的脆弱性,则未免略显苍白而缺乏说服力。正如我们所知,房地产行业也是高负债行业,在我国,绝大多数房地产企业的自有资本一般在20%~30%,甚至还出现过自有资本在10%以下的(这就有点空手套白狼的味道了)。因此,其余70%以上的资本需要以房地产作为抵押向银行申请贷款,以维持企业的正常经营。可见,一旦中央银行收紧银根,房地产企业的资金链就可能断裂,房地产企业的破产倒闭也就自然而然了。那么按照同样的道理,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房地产的脆弱性是房地产危机爆发的根源。

那么,这个结论正确吗?这显然是有问题的,至少到目前我还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结论或论断。实际上,房地产行业的牵扯面非常广泛,房地产泡沫的出现与破裂的成因也都很复杂,并不是房地产行业的脆弱性可以解释清楚的。

事实上,我们可以简单地把金融危机大体上分为两类。第一类是由纯粹的过度投机所引发的金融危机,第二类则是由实体经济恶化所导致的金融危机。不同种类的金融危机其爆发的根源是不一样的。

第一类的金融危机爆发时,经济的基本面本身并无多大的问题,投资、消费、进出口均维持在比较正常的水平,经济结构合理高效。

我们先来看一下17世纪初的荷兰,当时的荷兰已经取代了盛极一时的西班牙的霸权地位,成为西欧海上实力最为强大、资本主义经济最为发达的国家。荷兰的技术先进,工厂手工业大为发展,其生产的纺织品畅销全欧洲,造船技术遥遥领先,拥有世界上最为庞大的贸易船队,被誉为“海上马车夫”,掌握西欧与北欧、东方的贸易往来,获取了丰厚的贸易利润。同时,荷兰人还通过印度、东南亚、美洲进行殖民掠夺,又积累起巨大的血腥财富,经济的基本面十分好。

所以一句话总结下来:当时的荷兰贵族、商人、暴发户个个腰缠万贯,不差钱。这如果还是整天停留在吃吃喝喝的地步,那境界未免太低,总还是被贵族瞧不起。因此,商人、暴发户也想学学贵族,整点高层次的东西耍耍。正好,郁金香来了,首先受到贵族们的追捧。那些商人、暴发户一看到贵族那么喜爱、赞美郁金香,便也加入到这个行列中去,似懂非懂、装模作样地鉴赏和把玩高贵的郁金香,甚至为了表示自己的高雅情趣,为了一朵花而一掷千金也在所不惜。于是,郁金香的价格越来越高,越来越受欢迎,后来连普通老百姓也奔着靠郁金香赚一把的念头加入进来,于是,泡沫就此产生……所以,总结下来,郁金香狂热之所以会发生都是“钱烧的”。这本来也没什么,欣赏或倒卖一点花花草草也很正常,但起码得有个“度”的问题,当全社会都疯狂地卷入进来的时候就有问题了,投机就过度了,就危险了。以此,郁金香狂热完全可以划入第一类的金融危机当中去。

现在来看看南海泡沫。18世纪初英国的情形和17世纪初荷兰的情形基本差不多,大英帝国经历了一段繁荣发展的蜜月时光,成为世界上最富庶的国家之一,日不落帝国的雏形正在形成当中,经济基本面十分健康。此时的英国通过对外贸易和海外殖民积累了庞大的财富,私人资本积累了相当庞大的规模,国内储蓄不断增加,但当时的投资渠道有限,拥有股票还属于一种特权,很多人热切地为自己的资金寻找出路。所以,当南海公司宣布要发行巨量的股票以支持公司在南美洲开展业务时,可以想象投资者的投资热情是多么高涨,因为大家都憋了那么久了,好不容易有个赚大钱的机会,不抓住那真是傻瓜了。但随着形势的发展,当各类“皮包公司”以极其拙劣的骗术发行股票时,投资者仍然是趋之若鹜,这就绝对不是投资了,而是抱着浓重的“投机心态”。所以,当投机陷入疯狂时,金融的脆弱性迅速地积累,金融市场的繁荣是难以持久的,金融危机的爆发只是迟早的问题。所以,南海泡沫同样可以归纳为第一类的金融危机。

当然,当时的投机之所以过度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与政府监管的缺失相关的。彼时,证券市场刚刚起步,各种管理制度的建立都需要时间,出现投机的过度也不足为奇。所以这些疯狂的投机行为如果放在现在,则基本上不会演变为杀伤力巨大的金融危机。

而第二类的金融危机则是由于经济基本面恶化所导致的,经济基本面主要指总需求与总供给的均衡关系,具体为投资、消费、进出口之间的相互关系。一般来说,这种金融危机更加可怕,不仅杀伤力更加巨大,危机持续的时间也更加持久,治理的难度也要难上许多。

1929年的世界性大萧条,则完全是由于经济基本面的恶化所导致的。关于这一点,世界著名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深刻地指出:大萧条爆发的主要原因就在于“有效需求不足”。所谓的有效需求,是指既有消费的愿望又有消费的能力,两者缺一均不能构成有效需求。穷人往往缺吃少穿,有着强烈的消费欲望,却因囊中羞涩而无法实现这种愿望;而富人虽然有着大把的银子,但是该买的都已经买了,该消费的也都消费了,因此缺乏消费的欲望和动力,所以富人也难以形成有效需求。

实际上,20世纪20年代初,美国经济的繁荣是一种非理性的、虚假的繁荣。第一次世界大战过后,美国依靠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了投资,使得生产十分繁荣。同时由于当时信奉传统的萨伊定律,认为供给会自动创造需求,有需求就有供给。因此,资本家想尽一切办法盲目扩大生产,生产规模的扩大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但与此同时,作为美国消费主体的工人的收入并没有相应地增长;相反,由于美国的托拉斯垄断组织(如摩根集团)的过度发展,社会财富被集中在少数人手中。

结果,消费并没有因此得到相应增长,虽然在此期间,通过分期付款等消费信贷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消费,扩大了消费需求,但与日益庞大的总供给相比,总需求仍然是远远不足的。因此,建立在“空中楼阁”上的虚假繁荣无法支持股市的长期高速增长,当投机将股市推向疯狂的时候,金融危机也终将爆发,这也是总供给与总需求矛盾的一种强制的缓解方式。在金融危机当中,大批的工厂、企业倒闭,农产品生产大为收缩,社会的产能急剧下降,从而使得总供给大为下降,一直要降到总供给与总需求相等时,经济的下滑才会止步,消费与投资重新达到某种均衡。

当然,如果美联储能够在大萧条刚爆发时就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扩大货币供给,同时美国政府也能及时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适时扩大政府支出,加强基础设施的建设,带动国内的投资和消费,那么大萧条根本不会那么严重,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却无法消除危机的爆发。毕竟扩大货币供给可以较大地刺激投资,却无法对消费产生同样的效果,大规模的投资将进一步扩大供给,加深总供给与总需求的矛盾,金融危机最终还是要到来。

而扩大政府支出虽然是以增加政府需求的方式扩大总需求,但这种扩大需求的方式毕竟无法持久,长期实施扩张性的财政政策的话,将会极大地挤出私人投资,也将带来巨额的财政赤字,加重纳税人的负担,不利于经济的长期健康增长。严重的话,则有可能造成“高通胀、高赤字、低增长”的“滞涨”局面,这是一种谁也不想碰到的最差的局面。

  • 版权声明:本篇文章(包括图片)来自网络,由程序自动采集,著作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我们删除,联系方式(QQ:452038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