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家证券营业部:上海静安证交所始末

2019-12-2517:10:49中国第一家证券营业部:上海静安证交所始末已关闭评论

黄贵显口述

从约翰·凡尔霖要来静安证交所说起

1986年11月10—13日,中美金融市场研讨会在北京举行。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主席约翰·凡尔霖参加了这次研讨会。在会议结束的第二天,也就是14日,总书记邓小平接见了这位美国证券界的大亨,并赠送了他一张上海发行的“飞乐音响”公司股票。很有市场意识的约翰·凡尔霖,接到股票的第一反应,就要将这张股票过户为他的名字,16日就要到上海过户。

我接到约翰·凡尔霖要来的信息有点担心。因为,当时我们静安证券交易所从9月26日开业起,满打满算也只有两个月不到。加上当时人们对外国人的心态还不那么开放。说实话,我们也没有接待过外国人,不知道接待时会出现什么情况。那时静安证券交易所营业面积不大,既要照顾好股票买卖人,又要确保接待中不出差错,我的担心可想而知。

工商银行静安支行领导,给信贷科下属的我们静安证券交易所下达“必须接待好”的指示后,我与我的同事们只有全力以赴加紧准备了。

16日那天,我早早起床,并早早地就把最好的一件中山装穿在了身上。

赶到单位后,看着只有14平方米的交易厅,我满脑子都是怎样接待好、不出问题。当时交易厅显示行情,是一块用黑板做的行情板。图板一般是不动的,如果有了行情,就把阿拉伯数字换成当日行情。我站在交易所里,想着交易所成立后经历的一切,我有太多的话想说。

1986年9月26日成立初时,我们信贷科的同志,在远离静安支行的南京西路1806号,先行搞起了上海静安证券交易所。不过很长时间里,人们仍问证交所具体地点到底是哪儿,有文章把静安证交所说成“两条板凳,没有厕所”。

其实,上海静安证券交易所成立时,还是20世纪80年代中期,市场经济刚刚起步,我们思维中仍有许多条条框框。当时的银行还有许多资料需要对外面保密,信贷科作为银行中的一个重要部门,资料更加需要保密。那时的账册封面上,都会印有“绝密”两字。由于工商银行静安支行信贷科办公是在四楼,考虑保密和其他诸多因素,我们银行与地处南京西路的一家储蓄所谈妥,把它安排给了百废待兴的中国证券业。储蓄所当时有70多平方米,我们把它设计成了四个办公室、一个大堂式的厅(14平方米左右)。

装修是请的静安区下属的一个装修队做的。厕所开在楼上一个小间边,用的是当年还很稀少的抽水马桶。

证券市场选择1986年9月26日星期五正式开张。当时考虑,星期五开张,如碰到意外事件,可以有时间处理。另外,26日这天离国庆节假日期较近,碰到问题,处理时间更加充裕点……开张这天,静安证券交易所人头攒动。有许多人前来卖掉他们手中的“飞乐音响”与“延中股份”股票,但更多的人是前来看热闹“轧闹猛”的。从大清早开始,静安证券交易所门口就排起了长龙。9时开盘后,只有“飞乐”和“延中”两只股票交易的证券交易所的工作人员,仍然忙得不可开交。因为,交易实施除更改原始股票外,还要为买进股票的人开一张银行存折。

下午4时半收盘,原本发行价50元的“飞乐音响”,以55.6元的价格成交了700股,发行50元的“延中实业”,以54元的价格成交了840股,静安证券交易所第一天的成交金额达8万多元。

收盘后看到一切都很顺利,原本战战兢兢忙碌一天的“交易手”,终于舒展开了眉头。外国许多媒体,对刚刚走出计划经济的新中国证券交易,进行了大量的报道。

“毫末”之手和“世界最大证交所”主席之手紧紧相握

就在上海静安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工作顺利地开展时刻,一些被计划经济长期束缚、思想僵滞的人,不断给交易所打电话,说银行在“引导人们投机”“在为新生资产阶级培育土壤”等等。

一个多月后,我们就碰到邓小平送给“世界最大证交所”——纽约证券交易所主席约翰·凡尔霖“飞乐音响”股票的事情。那天,约翰·凡尔霖送给邓小平一枚纽约证券交易所证章(据说证章拥有者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可畅通无阻)。邓小平作为回赠礼,则选择了一张上海刚刚发行的“飞乐音响”股票。

11月16日午后,约翰·凡尔霖来到我们静安证券交易所。可能来前在豫园茶喝多了,来的时候,一进门就要上厕所。听到他这样说后,我立即将他引进了交易所楼上的厕所内。我很得意,证券交易所地方虽小,但厕所还是相当干净的。不是什么“只有两条长凳,连厕所都没有的”。

约翰·凡尔霖的过户,像所有客户一样,给开设一张银行存折。当他把手伸出准备拿我给他办理的存折时,我们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我发现他手上戴着一枚显示身份的硕大戒指。

约翰·凡尔霖的跟班,相当于我们的办公室主任,浑身挂满了照相机。那天他给我拍了不少照片,他答应我等回美国后将我和约翰·凡尔霖的合影放大,然后寄一张给我。他们走后很长时间,我没有收到照片,我想美国人怎么也不讲信用啊。后来,还是有人去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硬是向这个“办公室主任”要回的。

记得那天约翰·凡尔霖和他的夫人很客气。在了解了我们只有一台直线电话、一台程控电话时,不仅没有讥笑我们,而且还鼓励我们说,这里的办公条件要比当初华尔街开办证券交易时情况好。他们成立证交所时,交易人是在梧桐树下进行交易的。这样比较,我们的情况当然要比他们好。

自从约翰·凡尔霖来我们证券交易所过户、我们紧紧握过手后,静安证券交易所变得更加热闹了。不仅每天有许多人来交易,而且媒体也不停地前来采访。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两件事。一件是韩国乐喜证券所给我们发来贺信,并表示愿意和我们合作;另一件是日本的野村证券和大和证券。野村证券是日本相当有名的证券公司。1984年11月18日,当工商银行静安支行刚发行完“飞乐音响”的股票时,他们就通过上海的《新民晚报》,了解到了我们的动向,甚至还派专人找到我们,希望能帮助我们规范证券交易。

“大和证券”在得知我们开始买卖第一张“飞乐音响”股票后,就想来拓展中国证券市场,一度还成立了“中国部”。因为“文化大革命”的思维惯性仍在,整个中国还没有完全开放,思想上政治上多多少少的禁锢还容不得我们和“外国人”做更多的交流,“合作”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毫末”终于长成“合抱之木”

上海静安证券交易所红火一段日子后,交易所很快平静下来。因为当时中国只有两只股票。仅两只股票的交易又能延续多少日子呢?那时候我很着急。

就在证券交易所冷清得让人着急的时候,美国一名摄影记者被上海市政府批准,允许他到我们这里来摄影采访。要面子的我想让一些人扮成客户,让这位美国记者不至于看到冷清的交易所。但后来一想不对,交易所里就几个人转来转去,最终被人家发现作假反而不好,于是就顺其自然了。这天的这位美国记者很友好,他拍完冷冷清清的交易所后,还给我拍了一张照片。他还安慰我说,香港证券交易所里也是人不多的。我笑了笑,香港证券交易所里没有人,那是因为他们使用的是电话交易,我们怎么能和香港证券交易所相比呢?

这件事后,我努力寻找着能让证券交易所“活起来”的方式,终于看到了国库券交易的潜力。

20世纪80年代,由于百废待兴,政府急需财力,连续几年在企业、居民中发行国家债券,即国库券,归还需到六年之后,再加上其不能转让规定,给那些刚摆脱计划经济、有投资机会的人,特别是一些能出国寻找发财致富机会的人出了难题。寻常百姓急需现金,他们买来的国库券一时又无法兑现,于是就有了上海虬江路的黑市交易。

老上海都知道,上海虬江路是专门买卖旧货的场所。20世纪80年代,这里成了上海人自发黑市买卖国库券或转让国库券的场所。百元面值的国库券,但在这里只能拿到六折或七折现金。国库券在黑市里畅通无阻、无序流通,政府信誉下降,我萌生了把国库券买卖引进证券交易所的想法。1987年10月,在股份制联谊会上,我将自己的想法提了出来,《文汇报》记者应延安参加了会议,把我的想法写成篇稿子发在26日的“文汇内参”上。这个信息给中央领导看到了,主管金融工作的国务院副总理陈慕华做了批示,让中国人民银行有关部门认真研究。

1988年2月,国务院发文同意国库券上市流通。4月,1995年、1996年发行的国库券,可在全国61个城市流通。

记得那时候,全国范围内发生一场姓“资”姓“社”问题的思想激烈交锋。有一天,曾经担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当时还是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的刘鸿儒悄悄地来到我们证券交易所视察,谁也没有通知。在我们开始营业的时候,他忽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当时,他要求我们拿出证券交易中的所有交易凭证。

他看得很仔细,而且逐条疑问都不放过。看完账本,他又立即走到交易大厅,询问一些正在进行交易的平民百姓。在看到证交所买卖证券和国库券,都是出自交易人自愿后,他的脸上才舒展开放心的微笑。

不久,陈慕华副总理前来调研,她的到来,使我忐忑不安,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她是乘面包车来的。高高大大的她,穿着很朴素,穿的鞋子竟是一双布鞋。在我向她汇报静安证券交易所情况时,她没有表态,不言不语,使原本对她敬畏的我汇报时更是小心翼翼。当我汇报完毕后,她终于含笑地点了点头,当着我们的面,对陪同前来的中共上海市委书记芮杏文说,让我们继续“再试试看”,我们这才终于觉得,上海静安证券交易所“不会关门了”。

陈慕华同意我们继续“再试试看”后,我们静安证券交易所所有同人都更加努力了,力争做得更好、更大、更强,甚至还为一些国营企业发行了新中国的第一只B股。在我们证券交易所存在的七年里,连续五年获全国交易量第一的光荣记录。

1993年,当静安证券交易所结束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后,在证券交易所里诞生了许多个“中国第一”的纪录。由此,我想到了证券交易所成立后,英国伦敦证交所主席送我的一幅画,上面写着中国的一句古话:“合抱之木,始于毫末。”是啊,老子所说“合抱之木,始于毫末”这句话,不正是静安证券交易所的历史缩影吗?新中国证券业从无到有,发展壮大,“合抱之木,始于毫末”,这句话多么形象。

  • 版权声明:本篇文章(包括图片)来自网络,由程序自动采集,著作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我们删除,联系方式(QQ:452038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