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文情怀在清华回归:秦佑国访谈录

2019-12-2513:33:04让人文情怀在清华回归:秦佑国访谈录已关闭评论

相比“建筑师”,秦佑国更像是一位“教育家”。他用建筑师飘逸洒脱的才华和教育家天生悲天悯人的力量,引领着人文气息在建院渐渐地回归。看着书柜里的众多奖杯,他说,他最珍惜的,是那枚“清华大学良师益友”的奖牌。

【秦佑国简介】

秦佑国,男,1967年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学专业,1970—1978年在邮电部五三六厂从事建厂工作,1978年回清华大学读建筑技术科学专业研究生,毕业后留校。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前院长、博士生导师、学术委员会主任,全国高等学校建筑学专业教育评估委员会主任,中国建筑学会绿色建筑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绿色建筑促进会主任,中国声学学会环境声学委员会副主任,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已经从建筑学院院长一职退下来的秦老师,如今依然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十分忙碌。在2008级的入学典礼上,秦老师那一席关于君子的慷慨激昂的讲话令同学们至今都记忆犹新。经过了多次联系,我们一行五人,终于在2009年末采访到了秦佑国校友。64岁的秦老师满头银发,架着一副方框眼镜,娓娓道来心中那股对教育事业的忠诚和热情,和那一份经过岁月考验的清华人的责任。

●六十载风雨建筑情

自从梁思成先生与林徽因先生1946年创办建筑系以来,清华大学建筑系走过了近六十年的风风雨雨。回顾这六十年,秦老师讲述了建筑系学制的多次变革:最初是四年制,新中国成立后改为五年制,向苏联学习时期又改为六年制并开设大量技术类课程,之后又渐渐改回五年制。建筑系的学制改革可谓一波三折,而秦老师则是少数经历了六年制的学生之一。虽然六年制只在清华建筑系历史上存在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但是秦老师认为本科六年的设置是相当有意义的,“在这六年的学习中,学生可以积累足够的知识以直接参加工程实践甚至能够独当一面。而在改回五年制之后,学生在工程方面的能力就明显减弱了很多。”

秦老师本科毕业后正值十年“文革”,他被派到了邮电部五三六厂从事建厂工作。当时建筑学普遍土木化,学生都要经常下工地,被分配到各个工厂工作实习。但正是这些经历让学生有了很强的实践能力和工程能力。他笑称,自己的夫人就是经过这个历练,从当年班上一个文弱的小女生变成了一个干练的人。“文革”之后,学制改回五年,由于学时的减少,在“文革”期间强调的工程技术类的课程被大量砍掉,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纯建筑理论的课程,这些多多少少削弱了学生独当一面、直接面对实际工程的能力。

谈到建筑系的历史,还有一件事让秦老师一直耿耿于怀。他认为建筑系在历史上曾错过了一个绝好的吸纳人才的机会。恢复高考的第一年,清华建筑系不知为何放弃了招生。而就是这一次放弃,让建筑系与许多人才失之交臂。在“文革”十年间积淀起来的一大批有思想有灵气的好苗子都因为建筑系的这一次不招生而被迫报考了其他大学。这绝对是清华建筑系历史上的一大损失。秦老师敏锐地看出了这对清华大学建筑系发展的影响,他说:“这样一个错误往往要在很多年后才能显现出它的巨大影响。”十几年后,活跃在建筑界的领军人物大多都不是清华的,而这些领军人物大多都是那一届的学生。他们经历社会的磨难,拥有其他阶段的人没有的气魄和视野。秦老师说他不愿去追究那个时候到底是怎样的原因让建筑系作出不招生的决定,但他希望,以后不要再错过这样招揽人才的机会。

●十年无悔改革路

秦学长在1997年11月至2004年间担任建筑学院院长一职。这七年是秦老师以自己的教育理念为基础在建院大力推行改革的七年。秦老师曾经提出,清华的目标应该是培养“leaders in the field”。清华大学在中国教育界应该承担较其他学校更多的责任。而在建筑这一块,他觉得重点有这样几条:建筑学要与科学技术相结合,建筑学要与理工人文相结合,政治思想教育和建筑师职业道德教育相结合。正是基于这些理念,他在建筑学院实行了一系列的改革。

首先是对建筑学教学的改革。

在秦老师的积极推行下,从2000年开始,清华建筑学在全国招生时,不再要求报考学生交一幅画,也取消了美优,削弱了画画功底对报考建筑系的帮助。同时在招生简章里强调了喜爱人文的要求,以突出建筑学的基本特点。

在本科教育阶段,秦老师强调因材施教,不同教师按自己擅长的不同课题开设课程,给学生充分的选择余地。“我们常常低估了学生的创造力,为什么建筑不可以是这个样子?”他说道,“要放手让不同老师按不同课题上课,充分调动教师的积极性,同时也最大限度发挥学生的创造力。”秦先生总是津津乐道改革后某次被邀请参加评图的事情,他说,一直到今天,他都能一个一个讲出那天的学生作品是什么,图挂在哪个地方,有什么优点什么缺点。秦老师认为低年级的教育是十分重要的,在这个时候学生具有最大的可塑性,应该好好引导,这个时候要注意保护学生的创造力和自尊心、自信心。二年级要注重基础的培养,三年级要发挥不同老师的教学特征,四年级最后一个设计应以一个难度较大的较复杂的大型设计收尾。

秦老师对于建筑史的教学也进行了大量的改革。他敏锐地发现我们国内对建筑史的理解与国外是有差异的,这使得学生对建筑的理解比较单调。于是他利用清华丰富的教学资源,将以前必修的长学时课程进行了压缩,而开设了更多的专题性课程,给学生更多的选择余地,以便学生对自己喜欢的方向进行进一步的学习。

这些改革在当时都不可避免地存在很多阻力,但是秦老师努力加强与国外学校交流,通过各种途径公派本校教师外出深造,以提高本校老师水平,同时积极引进人才,终于慢慢将这些困难一一克服了。

在任期间,秦老师的另一创举就是将建筑环境与设备工程这一专业并入了建筑学院。谈到这段历史,秦老师透露,当时是有很多人反对的,阻力极大。于是秦老师去请教了吴良镛先生、关肇邺先生等资深老先生们,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心中才更有了底。于是秦老师和江亿院士一起,终于在1999年12月通过了教务委员会的批准,正式将建环专业从热能并到了建筑学院。谈到这些艰难的过程,秦老师开玩笑说:“其实并过来之后最大的困难就是,我们院人数变多,很多马杯比赛都从乙组调到了甲组,这对我们运动员的要求更高了。”其实在合并之后,两个专业之间既有各自独立的特点,又相互交流合作,取得了很多可喜的成绩。学生们一起参加国际竞赛获了很多奖项。秦老师坦言,两个专业在管理上存在着一些问题,但这些都只是小问题,只要有时间和决心总是会解决的。

●一世坦荡君子气

秦老师本科以及研究生阶段的学习都是在清华完成的,之后就留校任职。除去本科毕业后在工厂工作的八年,秦老师见证了清华近半个世纪的历史。谈到这五十年来清华的变化,学长感触颇多。

在谈到1952年期间的大规模院系调整中,清华由一所综合性大学转变成为工科大学时,先生语气中透出了深深的惋惜。他认为这严重阻断了清华的人文气息,对清华的文化延续有着消极的、持续的影响。同时他也希望:“有一天能看到这些人文气息在清华回归。”

人文情怀一直是秦老师很关心的一个话题。他笑称自己像一个推销员在推销自己的理论,“在各种场合讲话时总在强调学生的人文气质,在功利地要求学生的素质、能力以外,我们也应该理直气壮地要求学生的气质、修养和为人。成功是我们的追求,但成功有太多的偶然因素,当你一事无成的时候,是不是还能做一个落魄的君子?”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清华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由此而来,但“君子”这个词,作为当年那次著名演讲的题目,却成为许多人尘封的记忆。秦老师说,“君子”的气质并不是呆板的,气质可以有很多种,“他可以是高雅的,不是高傲的;可以是平和的,不是阴暗的;可以是率真的,但不是矫情的;可以是精明的,但不是狡黠的;可以是有内涵的,而不是城府很深的;可以是潇洒的,但不是放荡的”。

秦老师对目前的大学教育甚至整个教育系统都有着自己的担忧。他说,现在的大学教育通识性不够,过分注重专业知识,培养出来的学生只能算“专业人士”,却算不上“知识分子”。

秦老师又提到了那场新中国成立初期的院系调整,言语中透出遗憾与惋惜。在那之前,园子里的老先生们心怀天下,有风骨、有思想,其中秦老师尤其推崇王国维先生,认为“实在是很厉害”,是真正独立自由的人。而在那之后,清华园里就渐渐失去了这样的心胸和情怀。

退休之后的秦老师忙碌依旧,他希望能在尽量多的场合宣讲他的教育理念。相比于“建筑师”,用“教育家”来形容现在的秦老师似乎更加合适。在秦老师的书柜里立着一个“清华大学良师益友”的奖牌,他说,这是他最珍惜的一个奖项。

  • 版权声明:本篇文章(包括图片)来自网络,由程序自动采集,著作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我们删除,联系方式(QQ:452038415)。